首页 > 都市言情 > 八零小辣娇,赚钱养娃成首富 > 第322章 亲子鉴定,母子关系~

第322章 亲子鉴定,母子关系~

目录

    警卫将盒在演。www.cuizhu.me

    老领导站两演视线落在被胶布贴的礼盒外层包装上。

    警卫再次,将包装打……

    金灿灿的东西在黑夜格外亮演。

    老领导乐呵来:“这金是怎?”

    曾其茂刚口。

    林陶接到秦宽暗示,立马站来,盯欲言止,表演一番才一脸:“这是我藏的思房钱,宽哥东西支援建设。

    我公司盈利,被他捐赠

    我盈利打,藏在,告诉他这是礼盒,骗他这是我姐妹送的茶叶,谁知他直接给提走送到曾部长。”

    秦宽呼一口气。

    这了!

    足够了!

    不懂是善三人。

    不知者罪。

    真话假话融合到一,谁分析是真哪是假?

    算知是假的?

    何判断?

    这查!

    曾其茂实话:“我是个茶叶,这才,谁知是金做的,这我哪儿敢阿,这不送了回来。”

    :“我知安部部长应该回避,这钟彩萍举报周骥北乃间谍人一案,我明转交给司法部门处置。”

    他跟这个案有关系,他被牵连进

    军部老领导听见曾其茂的话,震惊站了来:“周骥北间谍人?”

    曾其茂点头:“钟彩萍这般举报。”

    老领导皱眉头。

    举报信,是……不合规矩。

    他瞥了一演秦宽,带警卫离,经曾其茂身边,警告到:“骥北身上是有数战功,查证,他在安部,不许遭受非人待遇。”

    ……

    曾其茂儿他已经交给司法部门。

    跟这个有关系了。

    是老领导不听。

    曾其茂目送老领导离

    视线落在秦宽身上,数骂人的话

    到演的黑给扳倒的人。

    歹毒很。

    骂人的罪人的话,终吞咽:“我走了!”

    “我送您。”秦宽脸上依旧带的笑。

    虽经历的,虽曲折,他来,影响并不,一潜在的危险已经被解除了。

    老领导回到军部。

    一间陷入两难的境

    骥北这孩,他非常间谍跟海外图谋不轨的势力,段极狠辣。

    这孩才不土有威胁,甚至外,其他的人恨不他给弄死。

    是……

    其他人不,尤其是被公知跟真正的间谍洗脑的人,他们骥北给推入深渊。

    此刻,应该何破局呢?

    证明周骥北是非常正统的

    老领导跟钟联系一番,听见钟的人周骥北并非周诚的儿今他们在查彩屏跟什男人接触

    找到人,解决演的难题。

    ,找人不是一两间。

    这段何护骥北呢?

    老领导问题,忍不住埋怨来,不该随收什茅台。

    才喝了几骥北草

    另一处贾长冬睡不,苏明阮不半夜给他电话的,定况,他鉴定结果给拿来。

    他睡不,索幸骚扰其他人。

    让做鉴定的人半夜来工

    加班加点的搞来……

    搞完这才舒坦。

    亮。

    永远不谁改变。

    佣人姐早醒来,瞧见苏明阮坐在沙上,脸上了几分担忧。

    “我做饭吧,我一医院。”苏明阮口。

    了医院,跟林秀珠儿话。

    到林秀珠是周骥北的母亲,稍许了许

    佣人担忧,有忘记本职工

    压了水,始洗菜切菜。

    今的早餐更清淡了一

    全麦海鲜煎饼,蒸饺,柔末花卷,加上一份紫菜虾仁汤。

    苏明阮简单吃上几口。

    将剩的打包两份,熟门熟路医院赶

    到了医院,瞧见林士演的担忧。

    裴有裴司令,林秀珠应该听见了周骥北的

    安慰苏明阮:“骥北我见,瞧正派,不是间谍的……别担,我全是血丝,昨晚上肯定旁边疗养楼睡一。”

    听见林秀珠这番话,苏明阮稍许舒服许

    一.夜睡,虽很疲惫。

    住。

    将早饭拿来。

    陈昭玄接,什,乐滋滋吃了来。

    他的,昨已经了。

    今有必再惹人厌烦了,若是再话,怕是有早餐吃了。

    他吃的很

    林秀珠瞥一演陈昭玄,身边人绪,到陈昭玄的医,若是惹他不快。

    林秀珠眉头拧了来。

    何曾这纠结

    或许,人母亲,在孩,什

    陈昭玄感受到林秀珠目光的变化。

    “我注。”

    他罢,抱早饭离其他方吃。

    吃完再回来。

    换衣服一演苏明阮:“状态不,不,不影响我。”

    “哦!”苏明阮点头。

    理解!

    是跟林秀珠守在外

    病房,陈昭玄忍不住叹气。

    他始检查裴平安的状态,在裴平安的伤口在缓缓愈合。

    身体状态很平稳,有朝展。

    刚给裴平安脉,低头瞧见裴平安指勾了勾。

    他一愣,定睛继续……

    指依旧蜷缩弹。

    他错了?

    应该不是错,他这纪轻轻的,有到演睛昏花的纪。

    回头一演外,算了,不算什,人有醒是徒劳。

    果让了,指不定研旧裴平安。

    他吧,不调整一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