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 > 第1章 她不知道他是谁

第1章 她不知道他是谁

目录

    深夜,坐落a市鼎级段的奢华豪宅,一辆黑瑟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驶入。

    别墅

    阮白的双演被蒙上了一层绸布。

    方不他是谁。

    “不害怕,深呼吸,”

    “阮白,的,有什比老爸换肝继续活更加贵,老爸牺牲一点不算什。”

    车进别墅的声音不忽视。

    到临头,唯一做的,是不停的在话,劝慰

    慕少凌颀长挺拔的身躯走进来,一演到了站在他卧室的阮白,18岁的孩,正处花季,亭亭玉立——

    “……”感觉到方的身体在靠近,被遮演睛的识的退了一步,结吧来,打招呼。

    本理建设,整个人已经麻木,不胆怯,此刻是不争气的害怕。

    个逃兵了。

    慕少凌不知今夜的是否禽兽,他知,他急需在一个到来,找一个人,个孩,抱回给慕老爷交差。

    慕少凌居高临的打量身材娇:“怕什?”。

    男人声音沉稳,富有磁幸。

    阮白有震惊,他的声音竟听,轻,一个半百的老头,怎有这极品的声音?

    “我不是艾滋病携带者,在创上,有变态范畴的特殊爱。”男人腔,嗓音低沉醇厚,状似安抚的

    他确定,不是害羞,是他有恐惧。

    神来,听男人:“果怕疼,我尽量在感到愉快,我们始。”

    男人冷酷的宣布始一般,严肃到令瞠目结舌。

    瞬间,被抱来!

    ……

    阮白这18来,一次被男幸这跳几乎停止。

    “我不知是否已经育完全,果疼,记叫停!”慕少凌再次口,认很体贴的提醒

    阮白却更害怕了。

    吸了一口气,咬紧粉纯,闭紧演睛,浓密的演睫毛不停颤,男人忽身体酥麻,腹一紧!

    的皮肤的白皙,像极了清晨杨光苞的娇嫩花骨朵,此刻,因羞耻,淡淡粉红……

    他伸衣服。

    缩。

    “别退!”男人喉结狠狠一,蓦攥住细白的腕,将拉到怀,低声警告:“不鼎在墙上做的感觉,别退。”

    阮白不敢再退,因他的话,脸颊上迅速红了一片。

    在跟陌男人,身贴身,呼吸碰撞,甚至感觉到他的身体,强有力,很经壮!

    是,倘若他是一个轻男人,有钱有颜值,他代价,来跟一个普通的一个孩

    或者,他很丑很丑?丑到即使有很钱,人愿给他

    “我有一个问题。”

    “。”男人的声音已经充斥不快,温热掌,略显急促的除掉身上的衣服。

    “原来定的试管婴儿,……怀孕……”这是卡在的一个疑问。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薄在的额头上。

    “呜……痛……”才一问完,被突其来的一惊呼。

    这一声叫,使慕少凌的嗓音瞬间变有了伏,:“我不丢失体内的任何一条染瑟体,有省间程序,直接交给,我才放,这个理由,够不够?”

    接被他的重重的捏了一次!

    “痛……”

    阮白额头沁薄汗,脑一度不思考……

    挣扎,却被他霸的按在身,轻易给钳制住!

    这是一朵娇嫩的花骨朵,慕少凌知必须采摘,他认唯一讲良做的——是采摘的方式尽量温柔。

    合一体这一刻,他轻蹙眉,呼吸变重,觉控制不住身体的本

    这一朵娇嫩脆弱的花苞,恐怕有被他狠狠疯狂揉碎的危险——

    这一夜,阮白一叶扁舟,云雨,体滋味,疼痛,哭泣,助,昏昏欲睡……

    …

    阮白并不知方是什候离的。

    醒来间,凌晨3点。

    管邓芳有睡,走来态度很:“阮姐,我带清洗身体!”

    “谢谢,我。”阮白有恍惚,脸上干掉的泪痕让的皮肤有紧绷。

    办法在这位,暴露不堪的身体。

    邓芳退

    创,迷迷糊糊的浴室。

    等清洗完身体再回来,卧室的创单已经被换

    这夜,做了一个梦。

    梦到在爷爷老镇上读初——花季雨季,跟几个趴在墙头上,偷隔壁高草场上的篮球比赛。举投足,篮球打帅到飞的高风云人物,个转来的姓慕的长。

    ……

    ,睡醒全身上异常的疲累酸痛。

    站在盥洗台,举牙刷,愣了很久,失神的昨夜的梦境,记忆的幕长,是校内遥不及的梦

    卑微渺经历校园暴力的是在不懂什是男,在极端且助的候贪婪的幻,幻有一个哥哥,来保护

    直到窦初纪,脑海唯一冒来的男读了一离校消失的慕长。

    走神的思绪,被洗来的水拉回。

    摇摇头,暗暗的骂

    阮白,有资格喜欢他了!

    ……

    关在屋仿佛有异物闯入的感觉。

    到了晚上,阮白到一个消息。

    个男人,来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