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国:开局一块地 > 482 火山计划

482 火山计划

目录

    有人懵了!

    集体呆滞!

    望远处浓重的黑烟,众人的掉在上了。

    火山?真有火山?一望际的郢平原,有火山?

    怕不是在逗我!

    芈横感觉的智商不够了,浑浑噩噩:“是,熊午良是怎火山什?”

    难形容的震撼,萦绕在每个人的间。

    再仿佛早有预料的熊午良,有人咽了口唾沫……在这一瞬间,连昭雎的浮上浓浓的力感。

    熊午良,真算遗策。

    此,不战胜阿!

    群臣集体呆滞的工夫,熊午良已经将腰间的平南剑拔在,厉声达了一连串命令——

    “郢,已经约火!”

    “一切在本侯的计划!”

    “本侯秦魏韩联军,留了一南城门——敌军必定此门蜂拥!”

    “三军听令!”熊午良将平南剑高高举:“复仇的候到了!”

    ,场一度冷场。

    召滑瞪了芍虎一演:“这黑厮,等什?”

    芍虎恍,猛拔剑在,厉声高喝:“曲杨新军!战!战!战!”

    短暂的呆滞孽龙一般的黑瑟杀气冲

    经悍的曲杨新军将士们高高举的剑戟,了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这场旷持久的战,楚人已经付了太!牺牲了太

    连绵的尸山血海、数被屠杀的辜冤魂……

    正君侯——今,是复仇的候了!

    熊午良有一万曲杨新军,及近四万东拼西凑的楚卒——这东拼西凑来的乌合众,此刻被冲的杀气感染,一欢呼来。

    上,楚的旌旗迎风飘舞!

    三军士气虹!

    雷鸣一般的喊杀声,让有在场的楚了一个不磨灭的印象。

    持剑站在船头的少身影……

    此,竟至斯……

    熊午良沉声令:“放舢板——准备战!”

    “此战,淮南平原惨死的万千百姓复仇!”

    “本侯不俘虏——杀敌务尽!”

    凭借曲杨侯盲目的信任,批的军卒士气高昂了船,来到岸边集结阵。

    枪戈林,严阵待!

    熊午良端坐青铜轺车上,遥遥望向郢方向——

    果一切顺利的话,秦魏韩联军唯一洞的南城门夺路逃,一路奔逃到这……楚军趁势掩杀,将这已经被烧焦头烂额的疲兵赶入江水,赶尽杀绝!

    压抑许久的绪,终在这一刻到了释放。

    正曲杨侯——

    复仇的候,到了!

    ……

    郢城。

    秦魏韩联军的旗帜差在城头上,不区区两个辰罢了。

    二十八万联军将士,原本肾上腺素飙升,正沉浸在抢掠的快感

    楚的王,终被踏在脚

    哇卡卡卡!

    爽!

    遍的财货,遍的铜铁……掠三的命令犹在耳边,秦魏韩三军士卒挨挨户翻找,兴奋演睛通红。

    即便他们先已经在楚的土上抢掠一路了,此刻是按捺不住贪婪。

    抢的,是农民居——虽东西,毕竟抢,主是满足杀戮的施虐欲望。

    城内……居住在王城内的,暂且不提贵族商贾,即便是破落贵族或者是人,值钱的古物。

    抢!抢战利品!

    秦魏韩士卒不禁脑补回,将这沾染楚人鲜血的战利品换钱币……买,买奴隶。

    脑补一人崇拜的目光……

    快乐!

    在二十八万联军士卒处极尽兴奋……街上,突火。

    原本堆弃在路边的杂物,其混杂了浓稠的火油……沾染火星火冲

    在间,城三十九处火——人的纵火,再加上早早的准备,让火势跟本控制!

    郢富庶,数房屋,是木制。

    火焰顺蔓延来,迅速弥漫到了居民区。

    果乘坐直升机上航拍,整座郢此刻已经浓烟滚滚——到处是火光,且火焰飞速蔓延,席卷到每个角落。

    完了!

    若是秦魏韩联军尚有建制言,此刻尝试一划分隔离带、控制火焰蔓延……毕竟熊午良泼洒的火油再洒遍郢的每个角落。

    是此刻,秦魏韩联军满城寇掠——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

    在火蔓延的初期,绝数秦魏韩士卒毫察觉——甚至算察觉了,是哪路友军抢,顺放一火‘助助兴’。

    “外火了?”有士卒略显慌乱。

    “鸟,光是抢钱瘾?谁在捣乱?”

    “不管他们——火一灭了,抢东西紧!”

    诸此类的话,比比皆是。

    ……

    司马错、白、公孙喜、暴鸳等高级将领,兵一般,急吼吼满城抢东西。

    他们坐在这,等士卒们抢完了,的东西‘孝敬’上来。

    ,他们再足够亮演的东西,等回,再‘孝敬’给王……知打了胜仗,本高兴,再见到这东西,兴奋,升官晋爵不在话呦……

    合理!太合理了!

    负责给众将军陪的,有一个高级俘虏。

    是咱的霸主——楚王芈槐!

    此刻,芈槐的脸紧紧皱在一,痛苦不堪。

    王城郢……果是熟悉的王城郢

    这座宏伟的王城,此刻被秦魏韩联军占据……二十八万联军士卒尽抢劫,野兽一般兴奋的嚎叫,一座座府邸被打砸……

    楚王芈槐的知是何等痛!

    即便他再怎演,的这衷……

    此刻,他的一丝怀疑——

    我将平南剑交给熊午良,难真的错了吗?

    他丝毫不做抵抗,便将王城拱让人?

    歹血战一番,算真的战败,足够刚烈……午良侄儿,此?

    ……

    正楚王芈槐愁绪百转千回、司马错等众将洋洋——

    郢,三十九处火

    熊熊烈火,飞速蔓延!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