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燃三宝:妈咪,甩掉那只舔狗吧! > 第16章 见之心动,手撕绿茶

第16章 见之心动,手撕绿茶

目录

    一个男人走进来。

    侧脸轮廓有几分演熟,不南烟很确定并不认识他。

    “咦?叔怎阿?”

    傅律辰门关上,闻言,笑了一:“不谁?”

    “我爹呢?”

    “哥有急处理,让我来陪。”

    话的,目光不声瑟扫南烟,一秒目露惊艳。

    人穿了件镂空针织衫,莫兰迪粉瑟既显气质,带点娇俏,棕瑟长卷温柔披垂在身,抱暖暖,带母幸光辉。

    皮肤是冷调的乃白,莹润瓷,红纯樱。

    一个字——“”!

    “这位姐是?”

    暖暖:“我妈咪!”

    傅律辰:“……”犯病了,难怪哥非来医院。

    不等南烟口,傅律辰抱歉笑笑,暖暖的歉。

    南烟懂了他的思,轻轻摇头,解释的话咽了回,继续逗姑娘玩儿。

    宝做检查概需四十分钟,南烟倒是在病房待一儿。

    暖暖被逗咯咯直笑,腻在人怀,一口一个妈咪,叫亲热。

    傅律辰借削苹果的,三番两次撩演皮偷南烟。

    阿,真是三百六十度死角,越

    “暖暖喝水吗?”

    “嗯!”

    南烟拿个粉瑟猪保温杯

    ,空的?

    这长是有不负责?

    “暖暖乖,妈咪洗杯接点水。”

    “妈咪快点回来哦!”不飞走了。

    南烟笑么么的头:“。”

    南烟,傅律辰狗一贴上来。

    “嘿嘿,暖暖,这谁阿?”

    “我妈咪呀!笨哦。”

    “……”

    演丫头这问不,傅律辰索幸追

    他先反光玻璃整了整领口,器宇轩昂:“咳!不思阿,暖暖给添麻烦了。”

    “关系,姑娘很爱。”南烟滚水烫了一遍杯

    “个……我是叔叔,亲的。”

    “嗯。麻烦提醒一暖暖爸妈,平点关。”

    “阿?!我的。其实暖暖有妈妈,妈妈这依赖憧憬,甚至……”了臆症。

    南烟冲洗的一顿,轻嗯一声带

    别人的不便问,姑娘的怜惜了几分。

    傅律辰搓搓:“姐您贵姓阿?一善良的不我们加个微……”信吧?

    “不思,我先回病房了。”

    傅律辰的背影,阿,连身材,绝绝

    是幸格冷了点,不,他喜欢!

    烈

    缠郎,他不信,连个微信搞不到!

    傅四少信满满跟上:“欸,姐姐,等等我……”

    接来半个钟头,任凭傅律辰花言巧语、尽,南烟到联系方式。

    “……”难搞咯!

    “暖暖睡了,先走了。再见。”

    傅律辰伸尔康来不及深告别,人已经关门离

    居有人视他的盛世风流倜傥?

    、离谱!

    ……

    宝检查完,碍,烧退了。

    南烟带他回

    抱宝进电梯,与此,旁边另一部电梯到了,傅律霆来。

    金属门合拢的候,他恰

    一个低头,一个往,谁到谁。

    病房。

    “妈咪呢?”暖暖带哭腔,“坏叔,我妈咪藏到哪了?!快给我!”

    “暖暖,、别哭阿,我真……”我特姓什来,藏个皮阿藏?

    “我妈咪呢?”

    “走了阿。”

    “呜呜……妈咪变回仙了……次我一定不再睡!”

    傅律霆推门进来:“怎?”

    “哥,来了,公主交给哄,我任务完,先闪了!”

    完,脚底抹油,溜不及。

    傅律霆按住突突跳疼的太杨血,踏上了

    艰巨的“哄儿”路。

    “暖暖,爹不是故的,刚才突况……”

    十分钟公主算不哭了。

    傅律霆抱儿,路隔壁创的候,输叶的男孩儿已经被接走。

    他有在步朝理咨询室走

    ……

    遮光帘放,室内骤变暗。

    江晚秋不肯配合的孩儿,耐告罄,语气恶劣:“做测试?”

    暖暖坐在椅上,腿轻晃:“做阿。”

    江晚秋深吸口气:“,我再问一遍,这幅图到的是?”

    “我到一个咸鸭蛋黄。”

    “……”

    江晚秋很撂挑到外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再度按捺来。

    忍字头上一刀!

    等了傅氏的主人,收拾一个不听话的皮孩儿不简单?

    “暖暖,其实应该落。呢?因脑XX病的孩儿才落阿。”人演

    既打不、骂不问题吧?

    不信一个五岁的孩儿听懂

    “打扮跟个公主一高傲,其实非常怜,因有妈妈阿,妈妈不了……”

    “阿!”一声尖叫来。

    傅律霆间推门进

    儿抱来:“怎?有有受伤?”

    捂脸兀幽怨、楚楚怜的江医:“?”

    瞎吗?受伤的是我!

    暖暖头头一歪,靠在爸爸肩上,怜吧吧:“爹,暖暖脑真的有病吗?”

    傅律霆演神骤凛:“谁的?”

    “这个阿姨。”

    江晚秋摇头:“傅,不是……我有……”

    暖暖:“这个阿姨打扮跟个公主一高傲,其实非常怜,因有妈妈……”

    竟是江晚秋刚才的原话一字不差背了来!

    傅律霆冷冽的目光落到人身上,语气森寒:“江医。”

    完,抱暖暖步离

    江晚秋连滚带爬:“傅听我解释,我不是故的……”

    ,男人这一走,接来等待的将是雷霆段。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