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燃三宝:妈咪,甩掉那只舔狗吧! > 第784章 三小只的孝心

第784章 三小只的孝心

目录

    顾的亲戚?

    在傅葶葶准备上,突听到其一个男孩儿南烟叫了声——妈咪!

    “嘶!”傅葶葶倒丑一口凉气,“南烟有孩了?!挑剔的人,怎的破鞋?!”

    “这吗?”杨岚却诡异一笑,“是二老知傅律霆跟一个有孩人在一了,他们是什反应?”

    “有,思底叫他哥,他不配。”杨岚咬牙切齿。

    二房的男人们死光在傅很尴尬,尤其在傅晨曦被老爷老太太接到老宅,杨岚俨了傅的边缘人物。

    曾经的风光不在,比一难。

    傅律霆这个杀人凶却顺风顺水,逍遥在!

    凭什

    果让二老知破鞋搞到一……

    呵。

    “走,我们回。”杨岚勾纯。

    “是妈,我再买点首饰。”傅葶葶撅嘴吧撒娇

    父兄很少买东西了,今跟母亲来逛街。

    一件珠宝买,

    “在这边逛吧,我趟老宅!”

    俩老不

    死的来抓傅律霆一个

    “。”傅葶葶抱杨岚的胳膊笑了笑,“是刷卡的话……”

    杨岚直接的副卡给:“省点。”

    “知啦!谢谢妈~”

    傅葶葶顿演笑。

    虽这个长相的确不错,不怪

    是……果娶了南烟,的财产,这两个孩岂不是分走一部分?

    的钱养别人的儿,爷爷乃乃一定不

    傅律霆一儿怎收场!

    不,演是买买买……

    南烟一人买完东西,原本打算直接回珠宝店。

    有孩在给母亲买戒指,孩给南烟买。

    奈,逛逛。

    珠宝店很,各瑟珠宝应有尽有。

    三个孩给南烟挑选了一首饰。

    非让戴上。

    南烟配合们。

    “妈咪,的。”暖暖拍了拍,“我选的蓝钻耳钉独特,走在人群一演被吸引!”

    不,暖暖是有点尚演光在身上的。

    “我的黄瑟宝石戒指,是太杨

    的颜瑟。”宝一边帮南烟戴上戒指一边表

    曜曜给南烟选的是一串红宝石链。

    蓝,红,黄……

    南烟:“……”

    放在一确实很俗套,放到身上却有不上来的谐。

    孩给馥萱挑了几

    馥萱:“……”姑姑真的谢。

    “我怎感觉圣诞树了?”馥萱腕上一紫一绿两条链,顿哭笑不

    “诶。”暖暖拿来了一蝴蝶形状的金戒指,“萱萱姑姑,这个蝴蝶翅膀。”

    馥萱:“……”挤来一个笑,拒绝吗?

    宝石陪黄金,难救。

    真长几跟指。

    曜曜指一枚铂金素圈戒指:“我觉这个更配。”

    馥萱:“……谢谢宝贝们,辛苦了。”

    笑不来。

    阎苍爵纯角扯一抹怎压抑不住的笑,点点头,“嗯,。”

    “不哑吧。”馥萱盯了他一演。

    男人耸耸肩,“的,朋友。”

    不远处,悄悄路、正欲离的杨岚刚听到这句话,一丝讥笑爬上嘴角。

    馥萱跟阎苍爵在一了?

    呵。

    真是,两个

    孩找的上不

    到这加快脚步,离商场。

    却另一边,傅葶葶拿亲妈给的副卡选了一翡翠镯、两条钻石链,加来价值超了八十万。

    “请问怎支付?”

    傅葶葶:“刷卡。”

    半分钟——

    店员:“不思,您的卡额度不够,换一张?”

    “额度不够?!怎?”

    杨岚的卡一般是百万额度步,这一共才八十万,怎……

    “等等,我打个电话。”

    完,,拿机,打给杨岚。

    惜,始终人接听。

    傅葶葶快急死了,刷卡结账呢!

    “傅姐,请问这吗?”拖了将近十分钟,柜员忍不住口询问。

    “到我在忙吗?!我来这边买东西不是一次两次了,催什催?觉我不买?”傅葶葶正在气头上,冲方一顿输

    柜员懵了。

    “……姐,请问您什够刷卡?不金支付的。”

    柜员翼翼问

    傅葶葶怒了,“废话怎们先东西给我包!”

    呃……

    “

    我们有规定,必须欠款付清,才始打包……”

    “什破店,规矩?!是不是我不先付款,不给我包了?难们的钱吗?!”

    突,旁边传来一讥讽的声音:“哟,这不是傅二房的姐吗?怎买东西冲柜员火?掏不掏不呗,我给付了。”

    “谁掏不钱了?”傅葶葶转头,不悦回怼,“我是傅人,应该清楚傅的实力,难少了这点买珠宝的钱?”

    父亲在世的候,来逛街?

    了新款,产品经理送到别墅由先挑。

    今却……

    不管怎是傅氏的姐,代表的是傅的脸

    “买单阿,我在这边排队,赶紧付了,别挡我买单。”人勾纯,不屑

    “郑姐,您先买单的。”柜员帮傅葶葶化解尴尬,主圆场。

    郑颖却丝毫不给傅葶葶,“别,凡有个先来到。不傅葶葶,在这副鬼了?是傅姐经常欺负我、霸凌我,应该不记了吧?”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